个税抵扣将迎细化政策!高层透露重大信号,房贷利息抵扣或不含这类住房,税务总局刚有新表态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03

个税房贷利息抵扣正在酝酿细则,高层的表述为即将推出的政策增加了多种可能。

  9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表示,新的个人所得税法即将实施,并首次推出个人在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普通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等6项专项附加扣除,让更多群众,更公平从中获益。

  今日,税务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落实好简政减税降负措施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税务部门持续加大工作力度,不折不扣、不拖不延地落实好各项简政减税降负措施。 《通知》提到,近期将围绕落实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等工作开展督导检查。   再来看看之前有哪些信号:  1、9月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到,要明确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普通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具体范围和标准。   2、8月31日通过的《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居民个人的综合所得,以每一纳税年度的收入额减除费用六万元以及专项扣除、专项附加扣除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 专项附加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支出。   可以看出,住房贷款利息所指更加细化,多了“普通”的定语,业内分析认为,这意味着非普通的、投资类住房贷款大概率将不在专项附加扣除范围内。

  关键用词变化:多了定语“普通”  此轮个税法的修改,将于10月1日起实施新的个税起征点5000元,在此之外,此次修改的一个关键点就是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

  在9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决定明确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普通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6项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的具体范围和标准,确保个税扣除后的应纳税收入起点明显高于5000元。

《个人所得税法》规定,专项附加抵扣的具体范围、标准和实施步骤由国务院确定,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值得注意的是,个人所得税法中关于专项附加抵扣表述中的“住房贷款利息”细化为“普通住房贷款利息”,这在9月19日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上再次得到重申,李克强表示,个税改革要让群众切实感受到税负降低了,实际收入增加了,新的个人所得税法即将实施,并首次推出个人在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普通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等6项专项附加扣除。

目的就一点,让更多群众更公平从个税改革中获益。   (,)行业分析师胡华如认为,个税调整构成房地产长效机制的重要一环,房地产长效机制从导向上提倡“租购并举”,住房租金支出和购房按揭利息支出均能作为专项附加扣除,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租购平等的特色。

  “房地产长效机制的重大政策要不能损害行业流动性、要不再增大量价波动对价格体系的冲击风险,要与短期的房地产市场相协调。

”胡华如认为,在当前阶段大部分核心城市住房供不应求,居民改善型需求还未得到满足的情况下,个税扣除项调整有利于缓解居民购房压力,也有利于维持房企购置土地及维系整体的财政收入,属于长效机制里面能够先一步落地的相关措施,持有环节征税目前来看障碍依然较多。

  不过从最新的表述来看,非普通的、投资类住房贷款大概率将不在专项附加扣除范围内。

有分析人士认为,毕竟消费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力,要进一步促进群众多渠道增收,持续增强消费能力,就是要减少群众身上的负担。

  李克强提了三点要求:  第一,扣除范围和办法实施细则要具可操作性,最大限度避免政策理解和执行产生歧义,确保精准施策;  第二,专项扣除方案出台后不会‘固定死’,而会随着今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作动态调整;  第三,确保扣除后的应纳税收入起点明显高于5000元,进一步减轻群众税收负担,增加居民实际收入、增强消费能力。

  何为“普通”?  国外房贷利息抵税行之有年,中国部分区域有类似政策。 按照发达国家的惯例,房贷利息抵扣,要么存在首套房的限制,要么有贷款上限的限制,抵扣力度有限。

上海曾在1998年实行过,方案可抵扣税基较广,采取先征后退的方式。 天津也在1998年实行过,方案仅住房公积金利息可抵个税、可抵税基较小。

重庆现行方案以补助形式出现、设定补助额度限制。

但这些方案都是阶段性的和不完全的,不同于此次个税法从整体征收体制和综合税制改革着手,是长期稳定性政策。   目前还需静待政策出台,具体的纳税群体、抵扣方式和抵扣限额需要明确。

  如何界定“普通住房”,是否有迹可循。

根据国家规定的普通住房认定标准,需满足三个条件:1、住宅小区建筑容积率在(含)以上;2、单套建筑面积在140平方米(含)以下,并参考其实际成交价格确定;3、实际成交价格原则上应当低于按本通知确定的所在区域住房平均交易单价或套总价的倍。

  除硬性标准外,分析师陈天诚认为,对于购房群体来说,在“房住不炒”的总体方针下,这一抵扣标准的设置大概率会参照是否首套、是否自住等等。

在此基础上,对于改善性需求产生的换房,是否算首套、是否享受到这一优惠暂时还都是未知数。 除此之外,对于房租抵扣来说,税务机关如何认定房租、是否需要个人申报、如何审核租房合同、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租抵扣标准是否与二三线城市相同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成为下一步关注的焦点。

  按照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的公开表述,下一步将对扣除的范围、标准和实施步骤作出具体规定,并且会初步考虑对专项附加扣除设置一定限额或定额标准。 从中也能看出,并非房贷或者房租越高,享受到的优惠会越多,从制度上保证了抵扣的公平性。

  个人所得税法按要求需在明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也就是说,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细则需在之前发布并征求意见,年底前出炉的可能性极大。

  将刺激楼市?可忽略不计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曾明确指出,初步考虑对专项附加扣除设置一定限额或定额标准,既要保障纳税人方便纳税,相关支出得到合理扣除,又要体现政策公平。

  市场普遍认为全额抵扣的可能性并不大,这一政策除了可以为已经购房群体适量减负外,对楼市新的刺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前房地产市场调控较为密集,在今年7月底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坚决遏制房价上涨”被重点提及,住建部也频频约谈房企和二手房中介,均透露出“房住不炒”、“楼市调控目标不变”的意图。   胡华如表示,在严格销售管制及调控政策的限制下,专项附加扣除有利于减轻现有住房者的负担,便利了刚需平稳入市,对于房地产行业,继续维持总量“高位盘整、窄幅震荡”的格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崔晨HX015)。